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首页 >> 我家少年郎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目录)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bxwxorg.com

大家在看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青珂浮屠 咬定卿卿不放松 我家少年郎 穿越之细水长流 宠妾 快穿之我是大boss 女主都和男二HE 宠妾上位记 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
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 - 我家少年郎txt下载 - 我家少年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第三四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三十四章

宛夫人被传召入宫的时候, 显得十分局促与迷茫。

原本女儿让人带进宫她就已经很费解了, 今早内官来府上宣谕旨, 更是听得满头雾水。

禁庭偏殿之内, 神色难辨喜怒的帝王高坐在上, 一只手正不紧不慢地敲击桌面。

宛遥也站在不远处, 颦眉担忧地看着这边。

“妾身怀胎时吃过些什么……”

宛夫人跪在地上发愁的琢磨, 这都多少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真计较起来她怎么可能记得。

“这……大多是些安胎养身之物吧。”

“似乎也、也没什么稀奇的。”

一旁的太医赶紧补充:“夫人再仔细想想,好好想想, 不仅是孕期,在此之前的也行。”

你若是想不出来,咱们大伙儿可都要被就地处决了啊!

莫名被委以重任, 宛夫人脑中其实一片空白, 但又不得不装出一副苦思的模样。

偏殿是皇帝日常议事之所,珠帘后的立柜边亦挂着一幅圣母的画像。

她视线满屋打转, 在余光瞥到画中人的一瞬, 周身忽然一个寒噤。

“是……是有这么个东西。”

宛遥蓦地抬起头来。

满是屏息凝神的寂静中充斥着无数道笔直的目光。

宛夫人好似自己也咽了口唾沫。

“妾身幼年时体弱多病, 承蒙敬德太后垂爱, 赐药方调理, 因太后叮嘱, 故而方子一直没停过,吃了十几载,直到怀胎时也照旧服用, 不知、不知能不能算……”

话音才落, 几个太医欣喜得简直像过年:“或可一试!或可一试!”

沈煜听她提到太后,神情恍惚了片刻,垂下眼睑认真把人琢磨了一遍,恍然哦了一声。

“朕记得你。”

“你是谢老夫人身边的那个小丫头。”

沈煜同她年岁相仿,也依稀记得小时候,谢家夫人进宫拜见他娘时,偶尔会带着一个小女娃。茹太后早些年夭折过一位公主,故而对这个孩子甚是喜爱。

宛夫人忙俯首再拜,“妾身惶恐。”

也不是不记得这位九五之尊,实在是今时不同往日,不太好同一国天子拉家常,她也就只好把自己装成个路人。

不承想,咸安帝却很乐意和她拉家常似的,斜靠在太师椅上,散漫地感慨:“一转眼二十多年,想不到连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诶,谢夫人她老人家如何?”

“……家母已过世。”

“哦,这样。”

……

话题一起,倒真是有几分闲谈的氛围,一群御医面面相觑,皆搞不太清楚状况,拿不准此刻要不要上前谈点公事。

他们没犹豫出个所以然来,沈煜视线一瞥,倒是先发了话:“还愣着干什么?”

“找方子去啊!”

宛遥看着一帮大臣手足无措地从殿内躬身倒退。

从有记忆起她娘好像就没吃过这种药了,也不知药方能不能寻到。

此后的三日,太医署开始了昏天黑地,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十几年前的方子,宛夫人一停药,时间一久,方子自然也就无人保留,好在久病成医,她自己倒是记得清楚,半是回忆半是瞎猜的复原了十之八.九。

宛遥回头思索,想自己大概也是急昏了头,试过鸡血、鸭血、寻常无病之人的血,却偏偏没试过她娘的,怎么就没朝这个方向去想过呢……

中秋来临的前夕,大雨滂沱,倾盆而下。

太医署的传令官冒着寒冷的秋雨一路奔入皇城,沿途的宫人皆好奇地回头张望,悄声议论。

一纸文书送进书房,很快,禁军就出动了。

在全京城乃至整个大魏闹得沸沸扬扬,令人谈之色变的瘟疫终于迎来了彻底的根治。

九月,城门大开。

各地收购的药材正源源不断地涌入城东的疫区。

咸安皇帝坐在明堂内,听一旁的内监宣读诏书,思绪显得飘忽游离,良久才似喃喃自语般的感慨说:“真是圣母显灵啊。”

“即便时隔那么久,茹太后还是不忘她的子民,又一次救大魏于水火之中。”

底下群臣面面相觑,不知是何人起了个头:“圣母显灵,陛下英明。”

紧接着一帮人便齐声重复,整齐得好似事先演练过一样。

咸安帝许是感到好笑,勾着嘴角皮肉僵硬地看着这群老臣拍马屁。

得到消息时,宛遥尚在茶水房旁的小屋子里奉旨吃猪肝,拿着汤匙大松了一口气。幸而她娘能东拼西凑地把那些药草的名称想出来,否则又多一个人,她真拿不准朝廷会不会拉着她们俩挨个放血。

然而事情尽管告一段落,仍有不少令人在意的细节。

敬德太后的方子恰好就对这次的瘟疫起效……是巧合吗?

*

宛遥是在疫区的病情稳定下来之后被准许出宫的。

给她领路的依旧是先前那位内官,这回许是为治病贡献了点血,特地安排了一顶小轿接送。

一路行至皇城外,落轿出去,就看见不远处等候的男男女女一大帮人。

桑叶正站在陈文君跟前说话,项桓抱着枪,背后立着季长川,他神色还是懒洋洋的,满眼不屑的样子。

“宛姑娘!”陈文君第一个发现她,提裙子小跑着过来,满脸带笑地把宛遥的手一拉。

“季将军说你今天能回家,我们一大早便等着了。”

看她的气色神采飞扬,想必是已无大碍。

宫门外的空气都是自由的,宛遥也跟着高兴,两个人手牵手甩了甩,左右一环顾,问她:“就你一个人?秦大哥呢?”

“早起没见着他,我就先来了”到底没见过皇宫内苑,她忍不住好奇,“……你怎么样,在里面住得习惯吗?”

“挺好的,陛下待人很客气。”那是相当的客气。

……

顶着季长川长篇大论似的唠叨,项桓正在神游太虚,转目一望,见她下轿了,当即松开.枪想朝这边走。

还没人等靠近,面前,桑叶一根长棍子挡了过来,颇热情地捧起一个篮子,不偏不倚正把他脸遮了个严实。

“姐姐,我和陈大夫昨天山上摘的鲜枣,他说这枣子不易保存,要尽快吃,你大病初愈,多进食水果对身体有好处。”

宛遥见他举得高高的,一时也挺开心,伸两手帮他接,“这么客气啊,其实鲜枣市集上也有卖,不用那么麻烦。”

眼见挡光的没了,项桓舔了一下嘴唇,正要另寻个方向上前,刚准备开口,桑叶冷不防又绕了回来。

“医馆里的那个小然让我给教训了一顿,说是他端药去疫区的时候被人发现的。”

“陈先生把他送去别家了,临走还写了封书信留给你,估摸着是道歉。”

他把信往前一递,宛遥换了只手提篮子,低头拆开。

“事情过去那么久,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他大概也不是有意的,当时让项桓陪着他去就好了。”

“我们都没逼他,是他过意不去自己要走。”

视线里几道身影窜来窜去。

项桓忽然觉得没意思,索性抱着他的枪站得远远的,轻轻哼了一声。

“项桓!”

没多久,旁边便听到在唤他,迟疑一阵,项桓还是回头看了。

宛遥捧一篮鲜枣冲他笑得满脸灿烂,目光甫一交汇,她抱起篮子便跑到了跟前。

“来吃枣子,我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

不想吃。

有什么好吃的。

三个字从他喉咙流到舌尖,到底不动声色地捡了一个,鲜枣沾了晨露,咬下去清爽可口。

“还挺甜是吧?”

项桓瞥着她的表情,毕竟年纪还小,一件心事尘埃落定,所有的如释重负都写在脸上,他吐掉枣核,在篮子里翻了半天。

“别捡青的,都涩得不行。这个红,吃这个。”

雨后初晴的秋季,清晨实在是幅让人赏心悦目的画卷。

森然巍峨的皇城前,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聚在一块儿分枣吃,画面和谐得连冷硬的砖墙也莫名温柔下来,大概是许久没见到如此简单纯粹的场景了,季长川靠在马腹上,眯眼出神。

等明晃晃的日头忽隐没入云层里,他才牵马唤道:

“孩儿们,该动身了。”

项桓那匹纯黑的西北回纥马来回踱了两步,低头打响鼻,他把宛遥抱上去,自己紧接着一踩马镫坐到她身后,两手一环去拽缰绳,正好能将人圈在怀里。

驱马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看到桑叶不会骑马,慢腾腾地准备绕近路,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手闲散地揪着几缕马鬃,颇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喂,我让你写信,你就只写两个字?”

宛遥靠着他胸膛不太好侧身,不解道:“不是你让我报平安的吗?”

“那你不知道多写几行?我求来这么一个机会有多不容易,你两个字就把我打发了。

“这么大张纸,不嫌浪费啊?”

倒是被他说得莫名愧疚。

可似乎也没什么好写的,皇帝那么大个监工戳在眼窝子里,盯她能盯出洞来,如此明显的警告意味,多一句嘴兴许就得血溅当场……

“那……要不回头我给你补上?”

“免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说了这一阵,发现季长川迟迟没跟上来,项桓于是调转马头。

在他们方才离开的位置,宫门的正前方,落了顶不起眼的小轿,轿旁左右各立着一个貌不惊人的护卫,武安侯高大魁梧的身躯站在季长川对面,两人似相谈甚欢。

而陈文君在旁盈盈施礼。

宛遥奇怪:“是袁傅?”

不知谈了些什么,隔了良久季长川才打马追上他们。

“武安侯这时候来干什么?今日又不参朝。”项桓带着宛遥同他并驾齐驱。

季长川脸上有淡淡的笑容,师生二人或许是同出一门的散漫,“疫病的事既然了解,大概是要进宫面圣,商讨南下增兵吧。”

如今北方已平定,还在作妖的,就剩西南边的后燕了。

言至此处,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唇边的笑意骤然一黯,转而对项桓道:“听武安侯之前的口气,我看他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我?他对我感兴趣?”他意外中带着几分兴致勃勃——到底还是少年人心性,惊喜多于忧虑。

“别高兴得太早,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季长川的脸难得不笑。

宛遥跟着悠闲的马蹄轻摇轻晃:“武安侯赏识他,不是好事么?”

“得人赏识的确是好事。”他有意无意顿了下,“可若是另有人与之不和,那就是滩浑水了。贸然搅进去,会吃大亏。”

“他这么不可一世,谁敢跟他不和?”项桓不在意,“整个朝里能和武安侯争锋相对的,只有将军你了吧?”

“话也不是这么说,”季长川笑了笑,却回避了自己的问题,“还有当今陛下呢。”

旁边两个人听完都是一愣。

项桓是不参朝的,平日和这些政事八竿子打不着,乍然听闻觉得不解:“将军的意思,是说陛下和武安侯有嫌隙?”

宛遥有同感:“我瞧着陛下似乎很重视侯爷啊,金钱、兵权,处处委以重任,不像是在防着他的样子。”

“欲擒之,必予之……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们年轻,若回去问问你们父辈,他们应该是知道的。”他握着马缰,人却没动,目光平淡的由马信步,“武安侯对于天子,可是有杀母之仇的,这一点他自己比谁都清楚,面上的君臣和谐,都是做给外人看的。”

杀母之仇?

宛遥同项桓对视了一眼。

咸安帝的母亲,那不就是敬德太后吗?

回去的路还很长,季长川并不介意慢慢解释,“凤口里兵变,你们想必听过。”

这都是被京城老人讲烂了的陈年往事。

章和二十五年。

那是在二十八年前,当时,他大司马本人也不过才几岁。

而开国至此,大魏太平日久,南北防线都有所松懈。境外的蛮人却在这段时间里迅速壮大,多番入侵边境。

镇西将军石应坤于是找了这个由头要北伐匈奴,领军十万北上,最后却在抵达凤口里时陡然兵变,转头就勾结蛮夷挥师南下,直逼长安帝都。

宣宗皇帝安逸享乐惯了,一时慌了手脚,在前线节节败退之下,带领一帮大臣仓皇逃至蜀中。

此后的长安足足沦陷了七年,民生离乱,满目疮痍,直到元熙三年,流落在外的人们才含泪回到王都。

宛遥望向他:“所以,这和太后有什么关系?”

季长川缓缓道:“举国皆知,宣宗皇帝宠爱茹贵妃,颇有烽火戏诸侯,以博美人一笑的昏庸资质。

“因此,石应坤当年打的便是‘诛奸妃,清君侧’的名号。”

宛遥微微一怔,这样熟悉的戏码,她从王朝数千年的历史中能捕捉到无数的蛛丝马迹,于是脱口而出:“是……借口吧。”

“不错。石应坤找敬德太后来当这只替罪羊,借口牵不牵强不重要,好歹有个出兵的理由。

“但大魏的群臣不会这么想,上阵拼命的魏军不会这么想,无数流离失所的百姓也不会这么想。

“从上至下皆认为战火由她而起。禁军是第一个哗变的,紧接着蔓延到两大营,军士和当地百姓堵在行宫前要求‘杀奸妃,平民愤’。”

说到这里,他朝有些怔愣地宛遥微微一笑,“打头的那个,就是袁傅,而今的武安侯。”

她心里隐约有些发堵——

宛夫人自小就给她讲敬德太后的事。

宛遥知道这位倾国倾城,与她们家有些渊源的传奇人物姓甄,名茹,早些年,市井茶楼中还传唱着有一则很受欢迎的演义叫《茹姬传》。

在母亲与老主持的口中,茹太后一直是个心地善良又满腹诗书的女子。她怜悯苍生,爱戴百姓。

她会在瘟疫肆虐的年月里不辞辛劳的带人南下考察病情,也会在数九寒天中彻夜不休的翻看医书。

原来人们在口口称赞她的同时,也会把她推向深渊么?

宛遥忽然生出一丝莫名的感同身受。

“后来大概是迫于人言,敬德太后被同行的妃嫔以一碗汤药毒杀,宣宗帝悲痛欲绝,赐死了妃嫔,同时也以此平息谣言,这件事才算过去了。因为说起来并不光彩,对外只宣称是病逝。”

她之前听说圣母是死于战乱,却不知晓这里面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实情。

“可是……可是……”

宛遥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言语,“但凡仔细想想也该觉得这只是反贼的一个托词,根本站不住脚才,为什么……”

“小姑娘。”季长川笑着打断道,“有时候,人们想要的并不是真相,因为要紧的从来都不是‘杀奸妃’,而是‘平民愤’。”

他表情玩味地信马由缰,“况且还有一件有趣的事。茹姬死后被匆匆安葬在了蜀中,京师一收复,宣宗皇帝便派人回去迁葬,找了一年多却没寻到尸首。

“这时,人们倒是念起她的好来了,说她是为国捐躯,说她普度众生,又是修庙宇,又是供神像。”

项桓冷笑一声:“我看是怕人家找上门,冤魂索命吧——一群马后炮的小人。”

季长川不予置评地笑笑:“这世间上的人啊,大多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于是总需要有些东西来粉饰太平。”

“……”宛遥哑口无言。

那日在疫区时,男子口不择言的话顿时自脑海里冒了出来。

——“报应……”

——“圣母给长安城所有人的报应!”

——“你们每个人,每个人都逃不掉的!……”

明明是青天白日,宛遥却无端一个冷战,惹得头顶的项桓狐疑地低头看了她一眼。

“丫头,你可得留意着点。”季长川信口打趣,“别一不小心当了‘红颜祸水’,这‘红颜祸水’自古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不过从他们几个人这段时间闯祸的程度来看,别说她倒还真有那个潜质。

“还有你呢,听见没有——”见项桓在走神,季长川一鞭子晃了过去,无奈道,“真是个愣头青。”

*

甘露殿内。

年轻的帝王正负手在案前悠悠踱步。

而堂下,宽袍广带,玄色大氅的男子含笑站得随意,“故土之于国都,如血溶于水。陛下能有此增兵之决心,何愁将来大魏不能统一天下。”

沈煜的眸子里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寒意,然而瞬间就被和煦的微笑所替代,“侯爷哪里话,朕不过坐明堂治百官,武安侯才是能替朕定国□□之人,要稳固这大魏江山,还不得仰仗侯爷么?”

“承蒙陛下不弃,臣定当死后而已。”

“死而后已言重了。”他面容不改,仍是一副极好说话的模样,“侯爷要保重身体才是。如今撑起的我大魏的,可只剩侯爷你了。”

袁傅闻之一笑,二者对望时,似乎都从各自眼中看出了虚伪。

沈煜笑着目送他行礼倒退,而后慢慢地出了殿门。

一直等对方整个人的踪影都消失在了视线中,他唇边那点微不足道的平易近人才终于缓缓褪去,旋即突然发作,把桌上所有的文书奏本,笔墨纸砚全掀翻在地,哐当一阵巨响,黄檀木的案几轰然倒塌。

沈煜握着笔杆的手青筋突起。

每当这个时候,在场几乎无人敢动弹,各自惶惶不安。

“陛下!”

身后的老宫女紧紧把他的手摁住。

“陛下,您要沉心静气啊……”

她是从前茹太后身边伺候的老人,算是打小看着皇帝长大的,此情此景,也唯有她敢这般上前安抚天子。

“朕还要怎么沉心静气!”沈煜扬袖甩开她的手,指着门外厉声质问道,“乱臣贼子,奸人得势——朕的母亲已经被他害死了!”

“你还要朕每日与这些人虚与委蛇,赐他重兵,唯命是从!”

“……这个天子,做来有什么用!啊?你说啊!”

他狠狠踢开脚边翻倒的书画缸,这瓷瓶却也福大命大,轻悠悠地一路朝外滚,最后碰到了门槛,叮咚一声响。

喜欢我家少年郎请大家收藏:(m.bxwx00.com)我家少年郎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开局签到七个仙女师姐 世子的黑莲花 灵兆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全球高武 小说炼气练了三千年完本 快穿:偏执大佬全是我裙下之臣 寒门枭士 首辅娇妻有空间 峤爷夫人被你惯坏了 垂钓之神 轮回乐园 官道红颜 饲养全人类 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 大主宰 绝世强龙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太古真龙诀
经典收藏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太子宠妃日常 [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 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 娘子锦鲤运 穿越之细水长流 (快穿)肆意人生 小妖妻 姝女有仙泉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 我给前夫当继母 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 怎敌她千娇百媚 洞房前还有遗言吗 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 越来越奇怪的男主们[快穿]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娇妻为后 拒绝洗白的反派[快穿]
最近更新 我的江山,你随便捏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女皇部落 转身一世琉璃白 元希修真录 桃灼生春 古灵精怪 给大妖怪们当妈的那些年 娘亲你的马甲又掉了 我在末世被迫当万人迷 反派他爹(快穿) 邪王独宠:逆天御兽师 我是男/女主的贵人(快穿) 穿成五个反派大佬的恶毒后妈[七零] 炮灰妹妹不想狗带(快穿) 反贼套路深[红楼+综武侠] 新时代客栈 妖夫为我臣服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神医逆妃
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 我家少年郎txt下载 - 我家少年郎最新章节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