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首页 >> 我家少年郎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目录)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bxwxorg.com

大家在看 穿越之细水长流 皇家小娇娘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可怜为师死得早 我家竹马是太孙 贴身丫鬟 道系快穿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穿成男主的出轨原配 快穿之我是大boss
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 - 我家少年郎txt下载 - 我家少年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第二七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院中的桌上摆着清粥小菜, 项桓不知从哪儿弄来几个大莲蓬, 低头剥着里面的莲子。

这间二进的四合院之前还住着两户人, 此后就陆陆续续地走了, 不知是因为重病还是因为多了项桓两兄妹的缘故, 眼下只剩下了他们几个。

宛遥低头出来时, 被明晃晃的日光照得有些睁不开眼。

项桓见她过来, 往旁边挪了个位置,手上却忙碌着没停:“莲子吃不吃?才采的。”话虽这么说,已经把一整盘剥好的推到了她面前。

“记得剔莲心, 不然会很苦。”

宛遥轻轻哦了一声,伸出手去拿的时候,项桓不经意看见了她胳膊上缠着的布条。

“手怎么了?”他问。

宛遥不自觉一顿, 目光朝别处躲了躲, 随口说:“没什么……方才不小心划破了。”

项桓瞧着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无奈,继续捞起一只莲蓬, “自己当心着点。”

宛遥不做声地颔首, 把莲子放到嘴里, 忘了去莲心, 味道很有些清苦。

疫区在三天之后迎来了又一批新的药方。

很明显是因为前次的方子并未起效。

四下怨声载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终于惹来了项桓的愤怒, 他本就不是个有耐性的人, 逼着自己在这么个狭小封闭的地方窝了半月,憋了许久的怒火一触即发。

“还换药?知不知道你们已经换了十几个药方了?”他揪着前来的医士,对方个头不高, 这么一拽, 双脚险些离地。

“现在死了多少人你数过没有!”

“你们是在拿人试药吗?三天两头,朝令夕改,这么随便?!不会治病当什么大夫!”

他把人丢在地上,抡起拳头作势就要打。

医士年纪尚轻,约莫也是太医署新上任的小官,还没有师父们那般看惯帝王家动不动治不好拉人陪葬的风轻云淡,当即吓得一张脸风云变色。

“项桓!”

危急时刻有人出手阻拦。

“你别那么冲动。他只不过是个传话的而已,这和他又没关系。”宛遥将他臂膀死死抱住,可还是觉得自己像是抱着一头随时要蹦出去的牛,“治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大夫也不是神,御医们大概是被逼急了,否则不至于换得这么勤。

“你先冷静一点,给他们一些时间,会有办法的……”

他拳头好似收不住势,恶狠狠的转过来,那双锋利的眼睛笔直地对准她,饶是已经看过那么多次,宛遥仍会被这样冷冽的目光震住。

项桓的视线在面向她时,眼底里倏忽一刺,绷紧的五官艰难地挣扎着,最后猛地松开手愤愤甩到一边。

“我给他们时间,那谁给我时间?再这么等下去人都死了,他们呢?成日里却只会拿话搪塞别人!”

他说话时手正指着地上的医士,乍一回头,突然发现原地里没人影了,抬眸才瞧见前面撒丫子狂奔的背影。

“你还敢跑!!”他气得火冒三丈。

那人一听他发火,停是不敢停,瞬间跑得更快了,屁滚尿流。

项桓习惯性想追,宛遥只能被他拖着走了两步,再劝道:“算了,你抓到他能有什么用?”

“哪怕杀了他,小圆也不会好起来。”

他抿紧唇,冷眼破罐子破摔,“好,那好,反正怎么做都没用,那干脆别治了,我现在就把人带回家。”

宛遥颦眉摇头:“你不要任性……”

项桓扬声打断:“就你理智!”

说完不等她再开口,便抱着胳膊转过身去了。

知道他这是不想再搭理人的反应,宛遥冲着面前高挑的背脊暗叹口气,只能默不作声地先离开,让他自己待一会儿。

夏末的暑气还没消退,每日依然是热度不减的艳阳。项桓立在窗边,被照了满身浅浅的金光,心情更加因为这天气烦躁不已。

坐立不安,想围着长安城跑上十圈。

“项桓……”

不知过去多久,耳畔有人小声且谨慎的唤他。

项桓蓦地一愣,转眼去看,宛遥正端着一碗汤药站在跟前,俨然是一副和好的态度。

“该喝药了。”

是预防瘟疫不可少的一日一次的药剂。

可他心里烦得很,固执地别过脸,“我现在不想喝。”

宛遥迟疑了片刻,还是坚持:“药放凉了会很苦。疫区毕竟不安全,断一次药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我都说不想喝了。”

项桓其实只摆了一下臂,他没料到会把药碗碰翻,随着“哐当”一声,汤汁和碎片齐齐在脚边摔开。

那一刻,项桓看见分明宛遥眼中细微的变化,心里也是莫名的咯噔了一下。

放纵自己发了一通狗脾气,这会儿冷静下来,才感觉真惹祸了。

宛遥神色有些复杂,弯腰想去收拾,半途被项桓伸手挡住。

“你别碰,我来。”

他利索地蹲下把碎片整合在一起,她也没闲着,取了个簸箕仍在对面低头帮忙。项桓一面捡,一面偷偷窥着她的表情。

宛遥正慢慢的扫药渣,并未看他。

他有种平白惹了麻烦的无所适从。

接过那只装满残骸的簸箕,项桓欲盖弥彰地补充说:“汤药我过一阵再去拿,你不用忙。”

“嗯。”宛遥颔首应了一声。

而之后的整个晚上她都关在房内没出来。

项桓坐在院中闷得发慌,夏夜的四周充满了虫鸣声,集体在草丛里放肆的吱哇乱叫。

他先是在桌前百无聊赖地把玩那几个空莲蓬,随后又踩在台阶边上走,去踢一旁好端端长着的灌木丛,最后蹲在墙头,把一根青枝的皮扒了个精光。

正对面的房间大门紧闭,灯火却很明亮,依稀能照出一抹轮廓纤细的影子来。

项桓盯着看了半天,满心没着落地把青枝扔在地上,跳下高墙,走上台阶时又顿住了脚。

他在道歉与不道歉之间挣扎徘徊,转眼已在廊前兜兜转转行了好几个来回。

房檐上蹲着的野猫围观了全过程,瞧得有些眼酸,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只是摔破个碗而已,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也着实不知要说些什么,他又行了一圈在门前停下,嘴唇微微抿了抿,目光盯着打在栏杆上的光影看,忽然猛地把心一狠,侧身扬手就要敲门——

“吱呀”一道轻响。

他还没拍下去,里头的人便把门打开了,项桓这一瞬的反应极快,动作立刻从叩门转换成了摸脖颈……

宛遥正抬眼,视线冷不防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占据,目光略有几分讶然地看见他漫不经心地低头又望天,“项桓?”

她奇怪:“你在干什么?”

他一脸随意地开口:“我……路过。”然后又欲盖弥彰的补充,“刚刚看见那只野猫好像在挠窗子。”

暗处的猫无端顶了一口黑锅,哀怨地叫了一声,撒腿跑开了。

宛遥下意识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好奇地望了望。

“你来得正好。”她眉目间的神情倒是比白天松泛许多,侧身让他进来,“小圆醒了,进来看看。”

项桓眸中闪出一抹色彩,登时仰起面。

项圆圆自从前几日便一直在昏睡,连宛延的病情也愈渐恶化,这是她近来第一次苏醒,张口就嚷嚷着饿了。

“哥,我想吃蹄髈……”

项桓见她精气神不错,有大病一场,逢凶化吉之兆,忙去庖厨顺了碗清汤挂面,坐在旁边瞧她大口大口的吸溜。

后者心大,边吃还边嫌弃:“说好的蹄髈呢……也太清淡了,连个肉都没有。”

“行了吧你,有的吃就不错了。”他虽然嫌弃,心情却显而易见的好,坐在桌前去问宛遥,“你看她手上的斑是不是淡了一点?”

她正倦然的打了个呵欠,闻言跟着打起精神点点头。

毫无征兆的,项圆圆的病开始奇迹般的好转起来,同时绝处逢生的还有隔壁的宛经历。但汤药仍旧是之前的汤药,吃食上也不见有什么特别的改变,谁也说不明白究竟是如何治愈的。

胳膊的斑逐渐淡去,项圆圆情况一转好,话匣子就跟开了闸的洪水把满院叽叽喳喳的夏虫全都比了下去。

“宛遥姐姐你怎么也来这里啦?”

“是我哥找你来的?”

“我就知道他不靠谱……喝药的时候还弄脏了我三条裙子,听说小时候喂我喝羊奶他就把奶灌到我鼻子里去过。你说这是什么毛病呀?”

……

她有了体力,总算能自己动筷子吃东西。

餐饭刚上桌,捧着碗便抱怨:“宛姐姐,你是不知道,咱们隔壁住着的老头,一到夜里就可劲儿的打呼噜,跟天雷轰顶似的,压根睡不着。看我这么小,眼圈儿都青了!”

她自打搬进来便人事不省,故而并不清楚院内都有些什么人。

项桓坐在一边嗑瓜子,白她一眼,“你睡得还少了?”

“小孩子就是要多睡才能长身体的呀!”

也正是在此时,宛延负手慢悠悠地进来,饭后消食是他这几日大好之后的日常活动。

项圆圆不似他哥,也不习惯跟他爹同仇敌忾,当下惊喜地让位子:“宛伯伯,您怎么也在?您住哪儿啊,我怎么平时都没看见你呢?”

他淡淡道:“隔壁。”

……

宛遥笑着给他们俩添饭,余光瞥到项桓舒展的神情,随口打趣道:“现在好了?不用皱眉头了吧。”

项桓捏着茶杯并未言语,看到她手腕上仍缠着厚厚的布条,喝茶的动作忽的一顿,“你这伤还缠着?划得这么严重?”

她忙遮掩了一下,“此处疫毒泛滥,我想等结的痂掉了之后再取下来……”

项桓听完颔了颔首。

知道宛遥在这些小伤上能照顾好自己,他并未太往心里去,便没再多问什么。

*

八月初秋,下了几夜的瓢泼大雨,把满地滚滚的热气浇得只剩清凉。

时过半月,项圆圆和宛延身上的紫斑已全数褪尽,紊乱的脉象恢复正常,只这么从表象看,几乎便是个寻常的普通人。

瘟疫爆发了那么久,疫区还从没有谁能彻底康复的走出去过。

明明是和大家用的药材一致,吃的饭食相同,众医士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根源所在,问起照顾病人日常饮食的亲眷,宛遥只猜测说或许是紫癜误证的。

紫癜也是皮肤下出现瘀点瘀斑,但与瘟疫不同的是,它并不会互相传染。毕竟禁军抓人是似而非,有那么一两个弄错的也不奇怪。

大夫们只能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宛延是朝廷命官,项桓又是虎豹骑的中郎将,怎么着也不能把几个没事儿人老关在疫区。

临行前,宛遥几人来到房间的药房内。

其中四五个御医与医士眉头深锁地正在交谈,对此番异象一筹莫展,待他们进去之后才各自散开。

要放走疫区的病人不是一件小事,无论是项圆圆、宛延这两个大病初愈的患者需要重重把关,连宛遥和项桓也陆续被带进去,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

周身脱得□□,替宛遥查验身体的是个上了年岁的女大夫,在执起她手臂时,点了点腕子上那一圈布条,警惕的问:“这是什么?”

她微微缩了一下,“是……不小心划破的。”

大夫解开包扎,其中的伤痕已然结痂,倒看不出有何异样。她又多打量了宛遥几眼,才勉为其难地颔首:“行了,把衣服穿上吧。”

从小黑屋内出来时,她才将心口压住的一口气缓缓往外纾解。

喜欢我家少年郎请大家收藏:(m.bxwx00.com)我家少年郎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我可以爆修为 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 成为恶女后我被迫拯救反派 神墓 夜的命名术 全球高武 绝世道君 神级回收系统瞬间升级999 快穿:偏执大佬全是我裙下之臣 三国之最强皇帝 倚天之屠尽群雄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夜宴 你都1000级了,外面最高30级 阴商 世子的黑莲花 云绾宁墨晔 全属性武道
经典收藏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他的小皇后 表妹万福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快穿之打脸狂魔 道系快穿 皇帝们的死后生活 穿越之细水长流 嘉宁长公主 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 我,祸水,打钱[快穿] 芙蓉帐暖 闺中媚(重生) 快穿之美人是反派 小妖妻 女主都和男二HE 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 给前任他叔冲喜 且听无常说 [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
最近更新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绝色御灵师 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倾凰 帝尊你家狂妃要造反 快穿女配戏精日常 王者游戏 凡尘浮梦 怀了天下第一的崽 我在古代科举种田 沈姑娘追妻攻略 紫气东来 新时代客栈 原来是你 穿成三个崽的恶毒后妈 纹身纹出一只妖 给大妖怪们当妈的那些年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我养的反派今天也很乖 老公他是一只妖
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 我家少年郎txt下载 - 我家少年郎最新章节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