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首页 >> 我家少年郎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目录)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bxwxorg.com

大家在看 贴身丫鬟 表妹万福 魔君带球跑了[重生] 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 我,祸水,打钱[快穿] 嗜宠记 女主都和男二HE 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 君有疾否 芙蓉帐暖
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 - 我家少年郎txt下载 - 我家少年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第二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项桓!”

尽管知道他听不见, 宛遥还是不自觉地唤了一声, 等喊过了自己都没听清自己的声音。

这混世魔王四年了未曾寄回一封家书, 连她也疑心或许是看错眼。

沿着面前高矮胖瘦的百姓一路往前追, 凯旋的大军畅通无阻, 越行越远, 再后面就都是随行的士卒, 浩浩荡荡,乌泱泱的望不见头。

主将进了朱雀门,热闹没得看了, 人满为患的御街一时半会儿却难以疏通。金吾卫人手不够只好又把附近的武侯调过来,吆五喝六忙得不可开交。

等四周归于平静,宛遥独自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道路边, 才意识到和自己的婢女走散了。

此刻天已放晴, 她收了伞,忽然也没那个兴致再去医馆帮忙, 只垂首慢条斯理地按原路返回。

从宣宗皇帝末年起, 沈家的江山就一直四面漏风, 北有突厥南有后燕, 前后受敌。如今眼看着是打胜仗了, 不知回朝的将士能得到怎样的封赏。

“今天正好轮到爹爹朝参, ”宛遥这样思忖,“等他回家我可以问一问……”

随即又想起老父素来不喜欢项桓,忍不住担忧, “爹该不会直接对我说他战死沙场了吧……”

一面想, 一面心事重重地拐进坊间的巷口。

临街的酒楼前人来人往,早起不是食店开张营业的时候,只有个店伙垫脚在擦顶上的招牌,门边蹲着歇脚的挑夫和乞丐。

宛遥从旁经过时,角落里的两道身影便极有默契地对视,继而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狭小的夹道一览无余。

在走出百步之后,她就已察觉到数丈外有不同寻常的声音,宛遥没有回头,只略侧目看了看,对方果不其然也跟着缓了片刻。

太阳照出一长一短,略微模糊的影子来。

她心里不甚焦虑地颦住眉,收回视线,比及之前加快了步伐。

而身后之人也同样加紧速度,保持着距离毫不落下。

巷中深不可测,过了开坊门的那阵高峰,这会儿人迹寥寥。

宛遥在前面走,那两人在后面不露声色的跟,一时半会儿不见得能甩掉,只寄希于能快些回家。

青石板路的一侧,某间民房开了门,睡眼惺忪的老汉正往外倒残水,定睛看时才发现是当年的龚掌柜,大老远他就瞧见宛遥了,拎着铜盆啧啧出声。

“哟,这不是宛家的闺女吗?”

他哼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自从生意一落千丈后,龚掌柜便只能窝在家中靠卖鞋过活,每回见着宛遥总忍不住嘴贱两句过过瘾,虽然她已经好多年没钻过人家院墙了。

“以往跟着那臭小子不是挺会折腾的么。”他边浇花边数落,“隔三差五招猫惹狗的。”

“昨儿在人家门口放鞭炮,今儿就能把戏台的大棚扯下来……现在怎么样,这小子不在了,没人罩着你了,知道学乖啦?没用!”

“你叔我可都记着呢,就你小时候干的那些好事,说出去看谁家公子敢娶你。”

宛遥没功夫理会,她越走越快,索性提着裙子小跑起来。

巷子深处的两人也随即撒腿。

“嘿,这丫头也不知道打声招呼。”

前面便是巷口,明朗的日光直直落下,只要出了这儿离家门就不远了。

宛遥刚跑过去,头顶忽有劲风划过,铮然一阵巨响,她愣了一下,本能地转过身。

视线里,那把亮银色的长.枪正深深钉入地面,尾端犹在轻颤,如往昔般凶煞非常。

宛遥从这柄枪上瞧出熟悉的味道来,当下欣喜地回头——

雨后初晴,马背上的少年威风凛凛,手持缰绳逆光踞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项桓!”宛遥满脸意外,抬眼时被日头一晃,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巷子内的人影见此情形,立刻识相地退了回去。

亲眼见证了何谓“说曹操曹操就到”的龚掌柜很是瞠目结舌,瞬间闭了嘴,端起花盆龟缩进屋。

项桓利索地翻下马,拿回银枪,漫不经心地往她身后瞥了一眼。

“你跑什么?”

“没什么……”宛遥敷衍地搪塞过去,却拉着他上下打量,神情中满是喜色,“还真是你……你回来啦?”

他任凭她握着衣袖摇了两回,笑容有些懒散:“干嘛,以为我死在西北了?”

这张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忌讳……

“就知道你命大。”宛遥仍没松手,语气里是难以掩饰地欣忭,“刚在朱雀大街,我看见你跟在虎豹骑中间往宫门方向去了。怎么你没进宫吗?”

“今日三军休整,由大将军面圣,我明天才得奉召入宫。”项桓还穿着戎装未换,立在马前举目四顾,整个人凌厉得宛如嗜血的刀锋。

坊中的十字街除了武侯,军官并不多见,于是他这身扮相就显得格外惹眼,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这附近好像没多大变化,几年了还是这样。”

她也随着他的视线望了望,“京城的人念旧吧……早些年生意不好做,所以搬走了两家,上年初先帝在时说要重修望山塔,结果不到年底就薨了,工程吊了个架子停在那儿。”宛遥给他指,“为此还砍了那株老树,有些可惜。”

她不厌其烦地给他絮叨那些琐碎。

项桓听着听着,总算把目光调回来,歪头瞧她:“我怎么感觉……”

宛遥不自觉屏息,就见他后半句说:

“你也没什么变化?”

“是吗?”她闻言垂首开始审视自己,从头到脚,显得紧张。

去医馆不适合穿太鲜艳的衣衫,今日穿的是象牙白的褙子和水蓝交领,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有没有穿过类似的……难道是发型不对?

正想到这里,脑袋顶上一个声音飘下来:“我是指身高。”

“……”

项桓很快挑了挑眉,掌心沿着她头顶一比,刚好在自己肩胛处,“记得你以前没这么矮啊。”

“我走的时候你好像就这么高。”他往上抬,比出一节距离,“回来你还这么高,你不长个的?”

“……我有长。”她咬牙解释。

就是长得少了点而已。

大概是主仆深情厚谊,那匹马居然跟着打了两个响鼻,慢悠悠地刨蹄子。

项桓便伸手去拍拍马脖子,以示亲昵。

“对了,回京的事,你爹知道吗?”见他在卸行礼,宛遥问道,“项伯伯今天好像不参朝,这么大的事,其实可以提早……”

尚未讲完,旁侧一个声音便轻轻打断:“公子。”

上了年纪的管事掖手在台阶下唤他。

被一连串的意外砸昏了头,宛遥这会儿才发觉身边的宅子正是项府。

而门后隐约能见到项侍郎的身影,站在檐下,神色阴晴不定。

项桓冷硬地勾起嘴角,隔着熙熙攘攘的行人与他对望,父子俩沉默地相视着,半点没有久别重逢欣喜。

就这么僵持了片刻,他侧身从宛遥跟前过去,“我先走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好似听到他临行时轻哼了一声。

本想还说些什么,底下已有项府的仆人上来牵马,宛遥两手在胸前纠结,眼见项桓大步流星进了门,自己也只好作罢。

他和项侍郎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亲父子每每闹得争锋相对,不欢而散,不知一别四年,这情况会否有所好转……

结束了兵荒马乱的早晨,辗转回到家,大约是以为把人给弄丢了,婢女正跪在院中哭得声泪俱下,她娘站在门前绕着圈子打转。

“你还好意思哭?多大的人了,看主子都看不好。”

“明知道御街人多眼杂,你还把她往那儿引!”

宛夫人姓谢,出嫁前是京城士族家的小姐,品行优良、才貌双全,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个头偏矮,而且还一脉相承下来,连带宛遥也深受其害。

“娘。”

宛夫人闻声一怔,看见是她,急忙迈着小短腿跑过来。

“遥遥。”她拉住她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听说早上虎豹骑回京,你没事吧?没伤着哪儿吧?”

宛遥如实摇头:“我不要紧,很快就回来了。”

见她全须全尾,宛夫人松了口气,旋即拉下脸,食指一伸往她脑门儿上轻戳,“不长记性,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偷去医馆了?”

“我没有……”

“还说没有!”

宛遥不动声色地抿唇,准备随时放空自己。果不其然,她娘喋喋不休地声音立时响起:

“你是个姑娘家,跟娘学学女红不好么?成日里和那些草药打交道干什么,咱们又不是请不起大夫。”

“你没事儿闻闻,你的衣裳哪件没有草药味儿?瞅瞅,连我的都沾上了。”

“我跟你说啊……”

项、宛两家从上一辈起便交好,宛遥的父亲宛延和项桓的父亲项南天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挚友,所以她年幼时也时常跑去项家玩耍。

先帝好武。

项南天是武将,她父亲是文官,几场仗打下来,项南天步步高升,而宛延一直在熬资历,还熬得非常不顺,混到中年也不过是都察院的一名小小经历。

宛经历对此颇为抑郁,再加上朝堂中数次闹得不快,两位老兄弟逐渐貌合神离,私下能不来往就不来往。

傍晚,宛经历下朝归家,趁用饭之际,宛遥捧着碗佯作不经意地开口:“爹,大司马的大军回朝了?”

后者包着饭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她问:“那,你瞧见项桓了吗?”

宛延只静了片刻,面不改色道:“没有,听说早死了。”

宛遥闻言默默地吃了口饭。

此时,隔得不远的项府内。

不幸早亡的项桓刚换好一身便服从房中出来,一面活动手腕,一面散漫地往正厅走。

拐角处冒出一颗小脑袋,探头探脑地望了望左右,见四下无人方几步上前与其同行,“哥,你上哪儿去?”

他说:“前厅。”

后者吓了一跳:“着什么急,你这么快就要去见他?”四年不见,他哥居然会上赶着去找骂了!

项桓不以为意:“别给他贴金,谁特地去见他?用饭而已。”

自己的亲哥自己最了解,项圆圆没功夫点破,煞有介事地提醒:“我刚刚才去替你望了风,咱爹面色不好,待会儿说话可千万注意着点。”

项桓这才驻足,转头来看她,觉得可笑:“他面色好不好,关我什么事?”

那张脸比起数年前生的越来越张扬,倨傲起来无法无天。

项圆圆瞧着前面走得肆无忌惮的背影,愣了好久才追上去。

“二哥你等等我啊!”

这会儿的项家厅堂中却没有摆饭,项侍郎背脊笔直地负手而立,目光落在墙面所挂的墨宝上,长久不发一语。两侧的项氏族亲见他如此举动,皆有几分忐忑地面面相觑。

门外脚步声纷至。

项桓一进去,就和四周异样的气氛撞了个正着。

他看了一眼几位堂叔伯们的表情,知道今夜多半无饭可吃,于是侧身准备离开。

也便是在这个时候,项南天回了头。

“上哪儿去?”

项桓不避不回地迎上他的视线,慢声说:“吃饭去。”

“吃饭?”项南天冷冷道,“你闹出这么大的事,竟还有心思吃饭!”

他拿舌紧紧抵了抵后牙槽,面容却滴水不漏,只无所谓地款步上前,“我闹出什么事了?”

“我跟着大司马征战沙场,胜利凯旋,如今吃顿庆功宴有什么不对?”

“胜利凯旋?”项南天像是被他气笑了,目光朝旁流转,片刻又定了回来,“你不告而别,离家出走,四年来无一封家书告知平安与否,你将高堂长辈置于何处,将项家置于何处,将我置于何处!”

他字字铿锵,落地有声,指着堂下的年轻人竟带了些许恨铁不成钢,“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沾着季将军的光打了几场胜仗便目中无人成这样!我早说过,你如此心胸,根本难成大器,还妄谈什么将才!”

项桓一路听到此处,终于面无表情地打断:“你说够了没有?”

“你不就是觉得我眼下有战功是在朝廷里抢了你的风头么?”

“自己没本事领军还不让我出人头地?”

“项桓!”项南天暴喝道,“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爹?!”

一见这情景,项圆圆吓得哆嗦,缩在墙角不敢吱声。

而项桓似乎也被激怒了,抿着唇作势还要往前走。

旁边的堂叔赶紧拉住他胳膊打圆场,“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一家人难得团聚,多不容易啊,赶紧跟你爹道个歉,就什么事……”

项桓一手甩开他,眸色凌厉地朝父亲逼去,“你这会儿记得我是你儿子了?”

“没保护好大哥只知道拿我开刀。他一死,你就烧我的弓,断我的剑,不过是怕我再马革裹尸,便没人给你项家一脉传宗接代了吧?懦夫。”

“放肆!”

项南天四年未曾动过家法,他原本并非是个好用武力的父亲,却不知为何,每次都能被这个小儿子激出一身的火气。

“忤逆犯上,目无尊长,这就是你在外面学到的东西吗!”

“拿我刺鞭来!”

下人又畏惧家主又担心局势不好收场,唯唯诺诺犹豫半天。

原在站干岸的族亲总算发挥作用开始劝架,既要安抚项桓还得拦住项南天,简直左右为难。

“大哥,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你何必跟他小孩子一般见识呢,饶过他这回吧。”

“是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

项桓固执地哼道:“我不用他饶。”

“你看看!”项南天气得发抖,扬手给自家兄弟指,“你看看他领你们的情吗!这小子野性难驯,我若不教训他,今后有他亏吃的地方!”

“不必多说,去拿家法,谁敢多言我一块儿打!”

喜欢我家少年郎请大家收藏:(m.bxwx00.com)我家少年郎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超级神基因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饲养全人类 帝国争霸 医武狂尊 离婚后继承了亿万家产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国色天香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开局一座基地 重启1978 我家少年郎 世子的黑莲花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开局神级娱乐系统 返回1998 一键修炼系统瞬间百万级 寒门枭士 云绾宁墨晔 青珂浮屠
经典收藏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 世界清洁工的日常[综] 女配不掺和(快穿) 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 陛下他总是假正经 女配沉迷科学[快穿]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奸妃洗白指南(穿书) 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 道系快穿 首辅大人的娇表妹 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 细腰 他的小皇后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杀破狼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神医弃女 前任遍仙界
最近更新 妖夫为我臣服 灼灼梨花:艳少劫 摄政王妃倾天下 放羊的青春 转身一世琉璃白 紫气东来 圣界奇缘 综影视 搅乱这池春水 社恐领主 夫君别跑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 绝色御灵师 召唤玩家,重建大魏 邪王独宠:逆天御兽师 给大妖怪们当妈的那些年 五个师兄都想抱走我 医毒双绝:残王独宠废材妃 屑王之子 腹黑萌宝绝世妃 快穿女配专抢女主剧本
我家少年郎 赏饭罚饿 - 我家少年郎txt下载 - 我家少年郎最新章节 - 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